SÉRGIO SOARES: 我想植入侵略性的緊湊的團隊的足球

SANTO ANDRÉCEARÁ 有過良好業績的 SÉRGIO SOARES 是本年巴西乙領跑者, 東北盃亞軍和巴伊亞州冠軍. 在訪談中, 他解釋了如何組建執教生涯中的幾支成功球隊, 也介紹了目前在巴伊亞三色的工作.

記者: 你受到關注是由於 2010 年的那支 SANTO ANDRÉ . 你們震動了巴西, 踢出的足球非常有進攻性, 非常快速. 你如何構建這支隊伍的?
SÉRGIO: SANTO ANDRÉ 隊形呈菱形: ALÊ 在防守三角的底端, BRANQUINHO 在進攻三角的底端, BRUNO CÉSAR 偏左, GIL 偏右, 兩個邊衛 CICINHO 或 CARLINHOS 輪流上前幫助 NUNES 和遊動型前鋒 RODRIGUINHO. NUNES 呆在兩個禁區角之間的地帶. 當 BRANQUINHO 出任中路第三前鋒時, 陣形變為 4-3-3, 此時 NUNES 與 RODRIGUINHO 處在兩個禁區角.
 

記者: ATLÉTICO-PR, BARUERI, AVAÍ.... 你是這些球隊的匆匆過客, 經常熬不過十場 (就離職). 對於巴西足壇對教練缺少耐心的現象怎麼看?
SÉRGIO: 當管理層想要簽教練時, 會去瞭解教練的足球風格是否與俱樂部的理念吻合. 如果相符, 就有必要給與教練一定的時間去建立他的體系. 媒體總是喜歡施加壓力, 但在球隊內部有一個共識: 定好了方案就要給時間. 壓力永遠伴隨足球, 因為要看結果. 但時間是最重要的因素.

記者: CEARÁ 在 2013 年簽入了你. 而你也讓球隊有了起色, 2014 年一度領跑巴西乙. 隊形和陣容是怎樣的?
SÉRGIO: 2013 年我們到來時, CEARÁ 的戰術理念是啟用三中場. 當時我們只比降級區多三分, 需要作出改變. 我試圖複製在 SANTO ANDRÉ 的做法, 招入了有實力的 RICARDINHO , 讓他撤後一些, 並讓 MAGNO ALVES 跟在 MOTA 身後. 然後我們的表現大有起色.


2014 年, 我們也是如此組建陣容. 簽約 BILL 和 ASSISINHO, 上半年我們採用 4-3-3. MAGNO ALVES 藏在 BILL 身後, ASSISINHO 拉到左路. 我們變得更有侵略性. 巴西乙開始後, EDUARDO 和 NIKÃO 到來了. 開始採用平行陣形. JOÃO MARCOS 與 RICARDINHO 組成雙中場, MAGNO ALVES 仍然藏在 BILL 後頭, 陣形是 4-4-1-1, 保持高位逼搶.


記者: 巴西盃上面對 INTERNACIONAL的時候, CEARÁ 隊形緊湊, 強悍而且節奏飛快. 那場的備戰是怎樣的? 如何把無球戰術灌輸給球員?
SÉRGIO: 到達客場後, 我把幾個球員領到房間, 讓他們明白他們的表現有多關鍵, 比如 RICARDINHO, EDUARDO, JOÃO MARCOS 以及兩個邊衛. 兩條平行線必須保持緊湊, 以便克制因特. 對方技術能力很強. 我們阻斷了 JUAN 的出球. 他的技術較強. 對方被迫只得轉由 PAULÃO 來開大腳球. 紙上的想法要付諸實踐: 高位逼搶外加持續的緊湊的施壓.

CEARÁ 的兩條四人防線非常緊湊. 可以看到, INTER 的球員找不到空當, 更糟的是, 各個局部相隔遙遠. 這是「老爺爺」的完美比賽. 

記者: BAHIA 找你去完成長期規劃, 力圖重返甲級. 你的戰術理念是什麼? 又是如何把這支正在呈現美好足球並獲得好成績的球隊組建起來的?
SÉRGIO: MAXI (BIANCUCCHI) 表示更喜歡在右路. 而我正有一個戰術理念, 就是讓他藏在兩個前鋒身後, 回撤時拉到邊路. 我們就以此實施: 讓 LÉO (GAMALHO) 居中, KIEZA 在左路活動, 讓 SOUZA 助攻. 我認為 PITTONI 可以出任第一中場, TIAGO (REAL) 負責遊動,  這樣就可以在 4-3-3 或菱形陣中構建一個三角區, 邊路就交給位置靠前的邊鋒 MAXI. 我們得以建立高位拼搶, 打出速度. 目前我們仍在嘗試變化, 但維持緊湊和侵略性的風格. 這就是如今的足球: 始終高強度


記者: 巴伊亞三色另一大特色就是重用青訓球員. 如何與年輕球員共事? 這會給俱樂部帶來什麼益處?
SÉRGIO: 我一向喜歡跟青年人共事. 我們發掘了 RICARDO GOULART, PONTE PRETA 的 TINGA, 還有 WILLIANS 和 MAIKON LEITE. 目前 PALMEIRAS 的 VITOR HUGO 是我在 SANTO ANDRÉ 發掘的. 在 BAHIA 這裡的哲學就是依靠青訓並不斷發現, 不斷提拔和提供機會. 現在的一線隊中有二十人來自青訓, 平均年齡是廿歲. 這對於俱樂部創造收益和保持強大很重要.

記者: 你的靈感來自哪? 在訓練與比賽中會採用什麼理念?
SÉRGIO: 1981 年的 FLAMENGO 和 1982 年的巴西隊是我的靈感來源. 那就是, 高技術含量, 控制球, 不設專制盯防者 (FLA 只安排 ANDRADE). 我想建立的足球是: 控制球, 有侵略性. 在訓練中我們大量練習前場搶斷, 當今的足球普及了就地反搶. 我在日本執教期間, 看到他們現在更類似德國足球. 在我的球員時代, 他們模仿巴西足球時完全不是這樣的. 這令我意識到我們的足球仍然那麼的緩慢和鬆散. 回到巴西後, 我就想把在那裡看到的足球移植過來. 那就是控制球, 有侵略性. 也就是團隊足球. 巴西球員都沒有回防意識. 我就跟他們說, 盯防不是跟隨, 而是封鎖空當, 壓縮空間, 逼迫對方改變方向. 這才是我想要建立的東西.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圖片消息 NOTÍCIAS EM FOTOS
  • 2020 二月
  • 2020 一月


媒體直播 FUTEBOL NA RÁDIO


足球音樂 MÚSICA DE FUTEBOL
  • GOIÁS E.C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VILA NOVA F.C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ATLÉTICO CLUBE GO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C.S.A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C.R.B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OESTE F.C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

分類 CATEGORIAS


連結 LINKS


標籤 TAGS


新留言 COMENTÁR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