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統 4-2-2-2 的消亡與陣形變遷

與俄國戰平的那場比賽之初,OSCAR 與 KAKÁ 擔任邊前衛,NEYMAR 處在 4-2-3-1 的中路,這被分析家與球迷們詬病為有違球員的特點。這個批評有道理。

由於跟巴西足球文化相悖以及國家隊狀態低糜,不免引起質疑:「為什麼不回歸傳統陣形,兩個中場,兩個前衛,兩個前鋒?」

針對巴西俱樂部與國家隊中 4-2-3-1 陣形佔據主導地位的批評由來已久,即便在戰績並不差的那段日子裡。通常那被看作對歐洲足球的缺少批判意識的簡單複製。

典型的巴西式 4-2-2-2 陣形在 1990 年代一統天下。即便如今,它在國內電視轉播的絕大多數賽前陣容介紹中依然是基本戰術。但為什麼它卻被主流球隊的教練們拋棄?

「正方形中場站位讓球隊缺少可防守的邊前衛,攻防轉換時,邊衛要面對兩個對手。此外,今天的中場要創造機會,而前衛也需要防守。在 4-2-2-2 中,中場只需防守,前衛只管創造機會。現在這套行不通了。」FLUMINENSE 主教練 ABEL BRAGA 概括到。


採用 4-2-3-1 的球隊面對採用 4-2-2-2 的球隊時利用一個邊衛加一個前衛壓制對手邊衛而得以通過左路。

足球變了。強對抗、高壓迫和快節奏早已不陌生。其他許多生僻而空洞的字眼也只不過為了更能抓眼球而已。缺了這些要素,不可能有高水準的比賽。這些都不是新理論,也正是 1974 年世界盃 RINUS MICHELS 的荷蘭戰術模式的幾個關鍵點。

VANDERLEI LUXEMBURGO 一貫認為 1970 年的巴西隊至今仍是足球典範,而「機械化橙衣軍」卻難以推廣。PEP GUARDIOLA 雖是 JOHAN CRUYFF 的門徒卻沒有簡單照搬,在巴塞羅那的哲學中革新了 MICHELS 的理念,也帶來了新的體能準備方式,並改變了這項運動的架構。

2008年以來,巴薩羅那與西班牙那種更注重寬度和控制球的風格,以及與之對應的 JOSÉ MOURINHO 的球隊和德國隊那種更注重總深度和快速轉移的風格,一起改變了足球發展方向。

在略多於 30 米的距離內,面對緊逼的情況下踢球,沒時間思考,靠另一側的快速插上給對手冷不防一擊。現在已經沒有球隊還採用 4-2-2-2 那樣的防守,那樣鬆散的中場、內鋒和前鋒的站位,很少有那麼節奏頓挫的了。

首支採用這種曾經很新穎的戰術設計的是 1969 年的 CRUZEIRO 。TOSTÃO 與 DIRCEU LOPES 負責創造機會,一同出現在攻擊線中路,與邊鋒 NATAL 和 RODRIGUES 並肩作戰。但直到巴西在 1970 年成功奪得世界盃,讓 RIVELINO 在左路後撤充當「假邊鋒」,正方形中場的種子才被播撒下去。

大多數球隊曾經慣用一個盯人型中場和一個組織型中場 — 例如 AILTON LIRA、DELEI 和 PITA,負責分球的典型「八號」— 還通過幾乎兩邊互換的方式,讓傳中型邊鋒靠近傳球型中前衛,同時也靠近突前邊鋒和中鋒。

出戰 1974 和 1978 世界盃的巴西隊讓 DIRCEU 擔任中場「第四人」,RIVELINO 後撤負責組織分球。


1974 世界盃的巴西隊:RIVELINO 後撤協助 CARPEGIANI 分球,「假邊鋒」DIRCEU 既要傳中又要靠近傳球型中前衛 PAULO CÉSAR CAJU 。實際上就是一個 4-2-2-2 陣形。

隨著時間推移,各隊形成了一個標準踢法:邊衛助攻變成翼鋒,中路一個盯人型中場,另一個上前助攻,兩個前衛自由走位,前場一個固定中鋒加一個遊動型前鋒。

進攻時,創造機會的任務集中在兩個前衛身上,一個後置負責傳球,另一個前插幾乎成為第三前鋒。兩名邊衛和遊動型前鋒更多在邊路活動作為後插上的選擇。一個中場上前協助控球型前衛,另一人後撤很深幫助中衛防守。

這種例子並不少見,特別在 1990 年代。TELÊ SANTANA 手下那支多次奪冠的 SÃO PAULO 很多時候就是如此,1996 年 LUXEMBURGO 的那支強悍的 PALMEIRAS ,還有拿到 1995 年巴甲冠軍的 PAULO AUTUORI 手下的 BOTAFOGO ,都採用 4-2-2-2 ,根據具體球員的特點做出了各種改造。

然而,最有競爭力的球隊是 1995 年解放者盃冠軍,FELIPÃO 執教的 GRÊMIO 。有趣的,但也不奇怪的是,當時的戰術跟接近今天的 4-2-3-1 。DINHO 與 LUÍS CARLOS GOIANO 站在 ARCE、ADILSON、RIVAROLA、ROGER 組成的防線前面;ARÍLSON 居中靠近 CARLOS MIGUEL ,PAULO NUNES 後撤到右側,實際上在 JARDEL 身後形成一個三人組。


1995 年 SCOLARI 的 GRÊMIO 採用的 4-2-2-2 很像 4-2-3-1 ,PAULO NUNES 在右側,JARDEL 獨自站在前場。

不管哪種陣形,關鍵還看執行。但通常來講,這個體系要依賴前衛和邊衛,還需要中場不懈地付出。

 「球隊進攻時始終需要兩個邊衛同時充當由守轉攻的棋子。因此,兩個中場要麼拉到邊路,把中場空出來,要麼跑回本方禁區封住中路,讓中衛去彌補邊路空當。由於兩個前衛很少防守,對方兩個中場得以輕鬆自在。如果沒有周密佈置,很難把各條線銜接起來。」原 VASCO 主教練 CRISTÓVÃO BORGES 說到。

 採用這種陣形的巴西遭遇的第一場重大失敗是 1998 世界盃決賽敗給法國。除了「RONALDO 事件」,ZIDANE 在法蘭西體育場前半時用兩記頭錘便將巴西擊潰。而主教練 AIMÉ JACQUET 已經設法封鎖了巴西的推進。他讓 KAREMBEU 和 PETIT 跟著 CAFU 與 ROBERTO CARLOS 並干擾中衛和 DUNGA 的傳球。他是斷後的中場,把 CÉSAR SAMPAIO 解放出來。


KAREMBEU 緊跟 ROBERTO CARLOS 而 PETIT 上前盯防 CAFU ,1998 年的法國對巴西採取前場盯防。

 由 KAKÁ、RONALDINHO、ADRIANO 和 RONALDO 組成的 PARREIRA 的「魔法四人組」在德國世界盃狀態糟糕,面對擺出 4-2-3-1 的法國時遭遇又一次無可挽回的挫折,這是最後一聲嘆惜。

為找到補救辦法,教練們試圖尋求「中場兼中衛」,讓戰術更具靈活性。首先是 ANTONIO LOPES ,在 1997 年執教 VASCO 時將 NASA 後撤去彌補 FELIPE 的空當,同時與 MAURO GALVÃO 一起斷後。同樣的還有 JOEL SANTANA 在 2007 年先後用 RÔMULO 和 JAÍLTON 去協防 FABIO LUCIANO ,解放 LÉO MOURA 和 JUAN 。面對一個前鋒時,只需兩個中衛。面對兩個前鋒時,就有三人在後場。

LUXEMBURGO 在 CRUZEIRO 和 SANTOS 都很好地延續了這種 4-3-1-2 。MURICY RAMALHO 在 2007 年執教 SÃO PAULO 時採用三中衛,有時把 BRENO 從中衛轉變為邊衛,變陣為兩條四人防線。2009 年,DUNGA 與 JORGINHO 在巴西隊開發出扭曲版 4-2-3-1 。奪得 2011 年解放者盃的 SANTOS 和去年 SCOLARI 的巴西盃冠軍 PALMEIRAS 也用這個陣形。

TITE 用區域防守、壓緊各條陣線和加強對抗性,進一步強化了 4-2-3-1 。結果連得全國聯賽、解放者盃和世俱盃。FLUMINENSE 贏下巴甲,用的是 4-3-3 。SÃO PAULO 贏得南美盃以及 ATLÉTCO-MG 暫列 2013 解放者盃的最佳球隊,都採用類似的 4-2-3-1 。

這並非偶然。這至少是巴西足球處於低潮期的一種趨勢或結果。4-2-2-2 的確成為了過去,至少是它的傳統執行方式。

為此,LUXEMBURGO 在目前 GRÊMIO 找到了把這種戰術體系留在巴西的變通方案。當無球時,ELANO 與 ZÉ ROBERTO 回撤,跟 FERNANDO 與 SOUZA 一道在防線前排成第二條四人線。轉入進攻時,兩位前衛重獲自由上前並接近前場的 VARGAS 與 BARCOS 。這是重新構建的 4-4-2 ,不斷跑位中的方形中場,為進攻提供各種變招。


LUXEMBURGO 的 GRÊMIO 退守時成為兩條四人防線,進攻時讓 ELANO 與 ZÉ ROBERTO 自由串連前場。

高喬球隊在解放者盃的對手 ABEL BRAGA 以及 CRISTÓVÃO 都承認這是讓原來陣形適應當今趨勢的唯一方法。ROBERTO MANCINI 在 MANCHESTER CITY 贏得 2011/12 英超冠軍時最早使用這種方法。兩個前衛 NASRI 與 SILVA 回撤協助中路的 BARRY 和 YAYA TOURÉ 。

在 SCOLARI 的國家隊,與義大利戰平時的兩條四人防線可以複製。讓 LUCAS 或 RAMIRES 處在右路,OSCAR 在另一邊,讓 NEYMAR 成為前鋒出現在 FRED 身旁。搶到球後,最好增加跑動。甚至可以解放 DANIEL ALVES 與 MARCELO 輪流助攻,並允許 NEYMAR 偶爾出現在左路,OSCAR 居中策動巴西的進攻。


FELIPÃO 未來可能繼續用 4-4-2 ,但要讓 LUCAS 在右路,而 OSCAR 與 NEYMAR 在左路和中路互相換位。

當然不能缺少三大要素,強對抗—高壓迫—快節奏。這既非法律,也非教條,只是為了在當今足壇具有競爭力的一種更合理的解決方案。


參考原文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No title

打智利的比赛开场更像是一个右倾了的4222,雅德松作为一个很好的副官辅佐小罗,实际上在比分扳平前巴西踢的都还不错,打中了2次门框;内马尔左侧的局部优势很明显,下半场在上了机动性更好的帕托之后相得益彰,第二个进球非常漂亮。之后斯科拉里倒是很敢于尝试,上了罗查和奥斯瓦尔多尝试米内罗竞技主要采用的4213很有意思。

回: chicharazo

開場4222更像4312,JADSON 靠後,RONALDINHO 靠前。當然第二球是 JADSON 插上直塞 PATO 出的機會。
近期比賽,巴西能在某一時段表現不錯但整場持續力不行,癥結在舵手即後腰攔截力差,導致中場鬆散。
變陣4213屬於搏命招勢,能像「公雞」那樣開場就猛攻的不多見,最好有強力後腰做保障。

No title

是的,这场巴西最大的问题确实出在中场的防守,但不是保利尼奥和拉尔夫的错,他们整场比赛都负责防守对位的莱亚尔和科尔特斯,而且效果都还不错。但巴西整场都没有拿出限制自由人巴尔加斯的调整和策略(比如上三后腰),巴尔加斯的活动范围相当大,而且处理球的节奏明显比其他队友甚至对手更快,他很多第一时间的一传很能制造威胁,他这点的忽视让巴西很受伤。另外,简打右后卫也不应成为长久之计,他在边路的位置感并不好,有的时候甚至让防守能力并不突出的雅德松去补防,这很难受,尤其是在对方拥有另一个强点梅纳的情况下。
圖片消息 NOTÍCIAS EM FOTOS
  • 2020 二月
  • 2020 一月


媒體直播 FUTEBOL NA RÁDIO


足球音樂 MÚSICA DE FUTEBOL
  • GOIÁS E.C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VILA NOVA F.C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ATLÉTICO CLUBE GO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C.S.A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C.R.B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  • OESTE F.C. "; string+=""; newwindow.document.write(string); }


分類 CATEGORIAS


連結 LINKS


標籤 TAGS


新留言 COMENTÁRIOS